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電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外交

FT社评:传统外交并未过时

外长们呼风唤雨的时代已经结束,但在21世纪,各国的外交部对于国际关系的安全运转仍然至关重要。

眼下,几乎人人认为外交部和传统外交是19世纪的过时之物。在这个超级连接的全球化世界里,大使甚至外长们在有用程度上似乎同马和马车差不多。但是,尽管外长们的黄金时代可能已经过去了,但外交部仍然是国家至关重要的部门。

没错,如今有更多的沟通和收集外界信息的方式。同样属实的是,首相和总统们日益把外交政策的关键元素抓在自己手中。近年来,日本、中國和英国都设立了以首相或国家主席办公室为核心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在核心圈子中,外长们更像局外人。

人们还容易认为现代外长们缺少像1815年维也纳会议(Congress of Vienna)帮助创造的那些“伟人”的声望。我们看不到法国的夏尔•莫里斯•德塔列朗-佩里戈尔(Charles Maurice de Talleyrand-Périgord),看不到美国的迪安•艾奇逊(Dean Acheson),也看不到德国的维利•勃兰特(Willy Brandt)和英国的卡林顿勋爵(Lord Carrington)。

然而,即使外长们的名字不再家喻户晓,但他们仍然可能是有效的。也许恰恰不引人注目才让德国的海科•马斯(Heiko Maas)和法国的让-伊夫•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这样的人及其手下专注于管理与他国关系的复杂事务。

的确,英国外交部(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e)的工作并没有因为有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领导而变得轻松,他这位外交大臣以得罪人和笨拙的作秀而闻名。7月,约翰逊在出尽风头但表现差劲的任期后辞职。

有时候,外交部运行良好,不是因为有好的领导,而是尽管有糟糕的领导。而外交部仍然有至关重要的职责需要履行。或许新闻头条不再出自外交部,但外交部仍然需要处理与其他国家协调、策划和谈判的日常事务,而国家元首可能没有处理这类事务的时间和操作诀窍。

这正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未能承认的现实。他毫不重视复杂的筹划和低调的团队合作,而这些对于有效的外交部来说是不可或缺的。他也不愿与他人分享舞台,就连自己手下的官员也不例外。试图重振已被掏空的美国国务院的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总是跟在总统身后一步。

鉴于特朗普有一套得罪美国盟友和在奇怪地方交朋友的本事,蓬佩奥肩负着最艰巨的外长职责。注重个人关系的特朗普,正在打破一个可以追溯至维也纳会议的外交传统。除了设立在全体会议上进行外交谈判的先例,那次会议还提高了外长地位。

外长们呼风唤雨的时代也许已经结束,但在21世纪,需要由外交官们处理的事务甚至更多了。在社交媒体和廉价机票的时代,国与国、社会与社会之间的互动更多。无论是在地区性集團内部还是大国之间,政治现实都在迅速发生变化,尽管正如哈佛大学(Harvard)心理学教授斯蒂芬•平克(Stephen Pinker)所说的那样,这些变化没有过去那么暴力。

在很大程度上,外交部运行良好。它们对于国际关系的安全运转仍然至关重要。如果它们看起来失效了,那是因为它们往往不多的资源日益被用来适应特朗普时代,在世界各地修补国际协定和多边关系的漏洞。

译者/马柯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
华宇娱乐歡迎您的光臨返回首頁华宇娱乐